第18章 少年

    翠柳有些抱怨,云舒也只是笑了笑。

    哪儿有登门拜访,却只穿粗布衣裳的。

    她是第一次去翠柳的家里,若是穿得十分邋遢,那岂不是很失礼?

    只是翠柳几分这样说,云舒就翻出了之前府里给小丫鬟们做的统一的新衣裳,虽然是粗布的衣裳,可是缝制得倒是也十分好看,且因云舒从未上过身,是全新的因此格外干净。她又把琥珀拿给自己的茯苓霜取出来一些,又拿了自己绣的几个精致的荷包,这才跟着翠柳一块儿出府去。因翠柳家里就在国公府旁,走得也不远,云舒与翠柳不过是嬉闹了两声,就在这条街上逛了起来。

    她打从醒过来,就没有出过府,哪怕这条街并不热闹,可是也看得津津有味。

    “哎呀。”她只觉得自己被冲撞了一下,急忙扶住翠柳,看向一旁,看见的却是一个英俊挺拔,可是额头带着薄汗的少年。这少年生得眉目英俊,看起来沉默寡言的性子,有些沉稳老实,此刻手里提着几个纸包,又从这少年强壮的身上透出淡淡的汤药的苦涩的味道。他一副赶路的样子,见自己撞了一个小姑娘,急忙停住了脚步,对云舒抱歉地说道,“对不住。”他的声音嘶哑,目光之中带着几分紧张,穿着的是一件十分粗糙的衣裳。

    云舒在他翻着毛边儿的袖口上扫过,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纸包,便摇头说道,“没什么,不必放在心上。”这人仿佛是有急事的样子,不过是撞了一下,也不是什么非要闹得不可开交的事,因此她也不预备与这看起来行色匆匆的少年纠缠什么。因见她没有抱怨,也没有指责自己呵斥,这少年愣了愣,抿了抿嘴角,这才对云舒轻声说道,“多谢姑娘。”他多谢她没有纠缠,见云舒不过是仰头对他笑了笑,安详平和,也并不尖酸刻薄,犹豫着对云舒说道,“若是姑娘回去有什么不舒坦,我家住在那里……”

    他指了指这条街的一处宅子,一副会负责的样子。

    “不过是撞一下,难道还能内伤了不成?”云舒摇头说道。

    这少年这才对云舒再次赔罪,抬脚匆匆地走了。

    他这刚走,一旁的翠柳就看了他的背影一会儿,小声儿说道,“宋大叔许是又病了,因此宋大哥才这么着急。”见云舒诧异地看着自己,她笑嘻嘻地拉着云舒就走。走到刚刚那少年回去的院子之后相隔的宅子,敲门,没多久就听见里头传来了答应的声音。之后这宅子的大门打开,走出来一个生得带着几分精明厉害的三旬左右的妇人来。她看了翠柳一眼,又看了看云舒,这才笑着说道,“我还想着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怎么耽误得这么晚?

    “在外看看热闹。娘,怎么是你来开门?”

    翠柳的家里也是有下人服侍的。

    “自然是为了等你。小没良心的。”这当然是做母亲的想第一时间看见自己多日不见的女儿。

    妇人点了点翠柳的额头,又拉着云舒笑着说道,“好不容易出来一回,回来了这儿,就跟回了自家是一样儿的。”她见云舒的手里还提着几个礼物,不由嗔怪地说道,“怎么来自己的家里还带着这么多的东西,下回可万万别这样了。”她笑容爽利,看起来也风风火火的,生得也叫人亲近。云舒自然也心里生出几分亲近,见这妇人拉着自己的手,便轻声说道,“本就是来打搅婶子。更何况我这是第一次上门,您别怪我。”

    “你啊。”这妇人就是翠柳的娘,因嫁给的丈夫是唐国公身边的管事陈白,因此大家都叫她一声陈白家的。

    她管着府中的采买,也有几分权利,因此在府中也有些地位,看起来与平凡的妇人不同。

    此刻陈白家的打量了一番云舒,见云舒虽然穿得粗粗的布料的衣裳,可当真是面容秀美,不同凡流。想到她小小年纪,孤身一人在国公府之中却能走到老太太的面前去,还知道自己给自己置办家业,陈白家的不由在心里赞叹了一声。她素日里帮着云舒卖那些花结还有绣活儿之类的,自然知道那其中的利润有多大,也知道云舒的手艺,日后就算是从国公府里出来也是赚钱的一条路。

    此刻见云舒落落大方,陈白家的心中不由一动。

    她有翠柳和翠柳的姐姐碧柳两个闺女,又有一个儿子,比云舒年长个四五岁的样子,如今正跟着唐国公的嫡子做小厮。虽然不过是唐国公的嫡次子身边的小厮,日后怕不是能在国公府里管事的,可是日后长大了,若是能给二公子管管身边的庄子,怎么也算是个极好的前程。这样的前程,陈白家的也想着给儿子挑国公府里的一个主子面前的丫鬟,日后都在府中彼此扶持,靠着国公府这大树,日子过得不会坏。

    就比如她与陈白夫妻,靠着唐国公,不过是唐国公面前的管事,如今也置办下不少的家业,有宅子田地,不服侍主子的时候,也是使奴唤婢的,不也很好。

    因翠柳如今在太夫人的院子里,因此陈白家的本就想着给儿子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寻个差不多的女孩儿做儿媳。

    如今见云舒生得美貌,行事妥帖,在老太太的面前也有几分体面,且有绣活这样的手艺,陈白家的心动,却想到如今云舒就已经是老太太跟前被老太太能记住的人儿,怕也难看得上自己的那个只知道跟二公子一块儿闲逛的儿子,因此倒是心里有些发愁。她心里想着这么多,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拿出十二分的慈爱来拉着云舒与翠柳进了宅子,随手关上了大门,这才听见翠柳好奇地问道,“娘,宋大叔有病了吗?我刚刚瞧见宋大哥了,他仿佛还提着药。”

    “可不是,真是作孽。一个药罐子,拖累得家里这样穷,如今只剩下宅子了。”陈白家的便叹气说道。

    “好歹宋大叔也是个四品的武将,怎么如今沦落到这境地。”

    “还不是贪功冒进给闹的。若不是朝中有沈大将军一力保他,怕不是早就治罪了。”陈白家的便无奈地说道,“只可怜了宋家大郎。前些时候说是要去考武举,只是叫他拖累着不轻,不得不自己去赚银子。你宋大叔也是个没有老婆命的,后娶进来的那个一味地贪婪刻薄宋家大郎,毕竟也不是亲生的,就算是继母不慈也是情有可原。可是她跟你宋大叔总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吧?老宋风光的时候,她也做着武将夫人,也来往权贵,手里头虽然不说金山银山,可是必定是有不少私房。只是老宋这一病,她一铜钱都不出,抓着她的钱与宋家公中的钱只说穷了,只叫大郎想办法。”

    云舒听得含糊,不过也听懂了些。

    之前撞了自己的少年父亲病了,如今继母当家,就算继母手里有丰厚的私房,却不肯拿出来给他父亲看病。

    若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病死,这少年就要想方设法自己赚钱。

    想到那少年翻着毛边的袖口,还有明显短了一截的袖子,云舒垂了垂眼睛。

    “怪不得。我听爹说过,宋大叔早年做武将的时候,剿匪拼杀,其实有许多的银钱,怎么可能这两年伤病缠身就都花光了。原来是叫那个女人给贪了。”翠柳嘀咕了一声,见陈白家的皱眉,急忙关心地问道,“娘,你怎么了?”她瞧见陈白家的仿佛是有些心事的样子,因母女情深,她不由露出几分关切,云舒也因时常得陈白家的帮助因此也看了过来。这两个生得都十分漂亮可爱的小丫头看着自己,陈白家的心里一软。

    “我是有个想头,只是你爹说怕是不能。”

    “什么事儿啊?”翠柳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哪怕之前还跟云舒抱怨爹娘偏心姐姐,可是如今却已经忘到天边去了。

    她这一副没有心机的样子,叫陈白家的看了,心里倒是一软。

    “我是想着……”陈白家的因被丈夫拒绝,因此就想跟闺女说说这想法,也想着闺女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做事,虽然年纪小,不过也总算有些眼界,若是和闺女说好,那等闲她再去与丈夫提及的时候,陈白也得想想她的建议,因此便四处看了看,叫远远的两个小丫鬟去做饭准备点心,引着云舒与翠柳走到了一旁去,这才对翠柳说道,“就是你姐姐的亲事。小云也听听,帮婶子拿个主意。”

    云舒犹豫了一下。

    她可是听说翠柳的姐姐碧柳不是个省事的性子。

    因此她的什么婚事,她真是不大想听见。

    翠柳的脸色也咔擦一下掉下来了。

    “我还以为娘是为了什么为难,原来是为了姐姐。我可不……”她叫云舒不动声色地捅了一下,不由不情愿地问道,“她的亲事怎么了?”

    陈白家的倒是没有在意她的不情愿,低声问道,“你觉得你宋大哥与你姐姐合不合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