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疑心

    云舒叫翠柳拉得跌跌撞撞的。

    “郡主为何要见我?”她一边累得不轻,一边好奇地问道。

    “仿佛是你编的花结好看,郡主看着很喜欢。且老太太也说这些成亲时候的荷包绣活儿都是你与珍珠姐姐做的。郡主听了就很好奇,想要见见你们两个。珍珠姐姐就在老太太的面前,只剩下你一个没看见。琥珀姐姐叫我过来喊你。”翠柳嘴里飞快地说,一边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显然自己的小伙伴被贵人看在眼中是很高兴的。只是云舒听了这话,却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

    合乡郡主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什么绣活花结没有见过。

    皇家显赫奢华,她见到的比自己能做出来的更加华美。

    可是偏偏要见她成亲的时候出过力的。

    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合乡郡主想见的并不是她,而是珍珠。

    为什么想要见珍珠?

    莫非是唐三爷那里出了什么纰漏叫人察觉?

    合乡郡主只见一个珍珠未免在老太太面前露了痕迹,因此才捎带上了自己,说是要见见她。虽然说这对云舒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可是她却知道,珍珠怕是要被合乡郡主记在心里了。心里想着这些,云舒的心情不由多了几分忐忑。她一路叫翠柳拉着进了老太太的屋子,只嗅到房中此刻满满的都是一股十分好闻的脂粉的香气,在屋子外头两排大丫鬟低眉垂目,看起来声势逼人。

    在屋子里,云舒一抬头看见的事珠光宝气。

    韩国公夫人与二夫人胡氏都赫然在列,在老太太身边坐着一个打扮得仿佛神仙妃子一般的美貌女子。她生得极美,一双丹凤眼神采飞扬,此刻坐在老太太的身边笑吟吟地说笑,完全没有拘束的样子,却并不庸俗,这一刻云舒才看到皇族郡主的风采。她心里只觉得见到了凤凰一般,忙上前给正和合乡郡主说话的老太太请安。老太太心满意足,见合乡郡主眼角眉梢都带着春色,就知道她与唐三爷夫妻相处得很好。

    她自然十分欢喜。

    见云舒上前,老太太就对合乡郡主笑着说道,“这就是小云了。”

    “这倒是个极好的模样。”合乡郡主目光扫过云舒,见云舒生得年纪不大,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不着痕迹地将目光掠过了刚刚给自己请安了的珍珠的身上。见珍珠温柔美丽,她目光微微一暗,却只叫云舒走到自己的面前笑着问道,“我听老太太说,这成亲的时候那些花结荷包还有剪纸都是你做的?真是不容易,小小的人儿,竟然能做了这么多。倒是辛苦你了。”

    “给主子做事,哪里辛苦。老太太重视婚事,因此叫我别的都不必做,轻松干净地只坐在侧间里绣荷包,郡主说我辛苦了,我倒是不觉得,反倒觉得捡了不累的活儿。”云舒见合乡郡主对自己露出几分笑意,连老太太也笑了,这才抿了抿嘴角轻声说道,“老太太叫我务必不许耽搁了正事,处处精心,因此才有了郡主喜欢的这些绣活儿。”她只肯承认自己是因老太太重视合乡郡主因此自己才讨好了合乡郡主几分,合乡郡主不由微微颔首。

    “虽然是老太太的吩咐,可是用心做事的是你。”她侧头,叫一旁的丫鬟送云舒出去。

    云舒一边出去,一边就见身边那个花容月貌的合乡郡主的大丫鬟往自己的袖子里无声地塞了一个荷包。

    她抿了抿嘴角,走到外头给这大丫鬟道谢,这才回头看了房中的合乡郡主一眼。

    合乡郡主这样厉害……

    只是这也是珍珠自己的选择,云舒对这大丫鬟对自己看起不经意的一些关于珍珠的询问都敷衍了过去,只说自己是新被买进来的小丫鬟,因此也不知道老太太房中大丫鬟们从前都是服侍过谁的。她年纪小,生得虽然好看,可是因年纪太小,自然对合乡郡主不会是什么威胁,毕竟唐三爷再丧心病狂也看不上一个小豆丁似的小丫鬟。因她没有威胁,而且显然老太太对云舒的态度不同,因此这大丫鬟对云舒也格外和气。

    虽然这大丫鬟出身宋王府,可是对云舒却没什么高傲。

    她与云舒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见云舒拿了合乡郡主的赏赐并没有惶恐,心里就有数了。

    这是一个心里没鬼的小丫鬟。

    “日后在老太太面前,郡主还得你多帮着说话。”见外头美貌的丫鬟来来往往,阳光晴朗,微风徐徐,这满院子大红的喜色还没有褪去,到处都还带着峥嵘世家的盛会之后的余韵,合乡郡主身边这大丫鬟就对云舒温和地说道,“你是老太太身边得意的人,咱们郡主日后在府里还得叫你多帮忙。”就算合乡郡主身份尊贵,可是如今已经嫁人,也是要依靠夫君,要孝顺婆婆过日子的。

    老太太面前的丫鬟,若不是想要勾引唐三爷的,她们只会亲近拉拢。

    “姐姐这是哪儿的话。郡主是老太太的亲儿媳,老太太喜欢还喜欢不过来,还需要帮说话做什么?姐姐不知道,老太太因郡主要嫁过来,不知多高兴,常常对咱们说郡主招人疼惜,日后是要当亲闺女疼的。”因这都是老太太亲自说过,因此云舒说起来也不费力,见身边这一身绫罗,生得十分美丽的大丫鬟听见这话就眼睛明亮,便轻声说道,“姐姐不是不知道。我家老太太最慈爱不过,您看看大夫人,二夫人就知道,最疼媳妇儿的。”

    “你这小嘴巴巴儿的,叫人心里舒坦。”这大丫鬟最想听的就是这些。

    她知道了老太太对自家郡主的态度,心里都安稳起来,见云舒只是抿嘴微笑,心里不由微微一动。

    “日后咱们郡主时常来给老太太请安,我也是与你要常见的。到底都是主子面前服侍的人。你既然叫我一声姐姐,那我就喊你一声妹妹。日后你就叫我画书姐姐。”这画书显然也是合乡郡主身边的得意人,云舒又没有想和唐三爷有个什么,因此也没想着十分奉承她。不过到底是府里一块儿当差的,她自然也不会拒绝画书的好意,便喊了一声姐姐。画书也笑了,从雪白细腻的手腕儿上抹下来一个翡翠镯子给云舒塞进手心儿里说道,“这是做姐姐的见面礼。”

    “这……”云舒迟疑了一下,便解了腰间自己绣了一枝红梅的香囊给她小声儿说道,“这是妹妹给姐姐的。”这香囊里带着淡淡的草药味儿,却并不难闻,画书嗅了嗅只觉得清香怡人,不由笑着问道,“这是什么香料?”她这样笑问,云舒忙说道,“不过是一些寻常的香料,只是都是些最近的花儿啊草儿啊的,不能登大雅之堂,不过是个野趣儿。”如今正是百花盛放的时候,她将些花朵儿都晒干了,再用些清爽的青草,因此这香味就有些不同。

    清清淡淡的花香,倒是叫画书觉得的确有趣。

    “多谢你。”

    “这自然与姐姐的镯子不能比的。只是多少是我对姐姐的心意。”云舒红着脸说道。

    她温柔安详,又不是一门心思占别人便宜的,心思也灵巧,画书不由更亲近了几分。

    虽然云舒不过眼下才是个小丫鬟,可是画书也没有看不起她。

    谁又不是从小丫鬟上过来的呢?

    见云舒有些单薄,她捏了捏云舒的肩膀,却也没再说什么。两个人一路散了散心,等画书发现云舒的确是不爱出老太太院子里的性子,竟然连外头都走去哪里都模模糊糊的,越发觉得云舒有趣。云舒倒是没觉得不好意思,她见画书带着自己在院子里走了走,就带着自己回来,又拿了合乡郡主准备的赏赐赏给老太太院子里所有的丫鬟。从大丫鬟到小丫鬟,虽然赏得都不同,可是连小丫鬟都是有一吊钱的。

    云舒还听说合乡郡主感谢府中因她的婚事忙碌,各处也都给了赏钱。

    这府中有了喜事儿主子赏赐些倒是也是应该有的,云舒倒是觉得合乡郡主伶俐,也没有在附中摆皇家郡主的谱儿的意思,只怕是对了老太太的心的。

    谁都不愿意给儿子娶一个惹不起的祖宗不是?

    倒是画书,因与云舒好,还多给了云舒一个二等丫鬟的分例,是个小小的银裸子。

    云舒今日得了合乡郡主赏的大荷包,又有画书送自己的翠玉镯子,如今还得了一个大家都有的赏赐,本想着回去清点一下自己收获,却没想到这天合乡郡主还在老太太的面前呢,就听见府中闹起来了。仿佛是合乡郡主虽然赏了府中的丫鬟,却偏偏没有把这赏赐给那些服侍唐国公与唐二爷的妾侍的丫鬟,这也是理所应当,毕竟那是大伯子的姬妾,又不是正室,合乡郡主也不会去交好。

    她是正妻,赏赐府中下人也就算了,可是那些服侍妾侍的丫鬟,在她的眼中却不是自己会赏赐的下人。

    唐二小姐就含着眼泪跑到了太夫人的面前。

    “三婶这是给我下马威吗?!”她对合乡郡主质问。

    合乡郡主脸上的笑容顿时沉了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