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成亲

    翠柳压低了声音叫云舒不要说话,一边小心地把荷包打开,把里面好大的一把铜钱给倒出来晃了晃放在云舒的小匣子里,却叫那几个银裸子都留在了荷包里叫人没看见。云舒趁着这个时候看见荷包里闪过淡淡的金光,仿佛是个金戒指,也没有多看,随手把荷包藏在了自己的腰间。这一晚上倒是没有了其他差事,云舒与翠柳一块儿歇下,等到了第二天,云舒先在屋儿里吃了一把枸杞子,这才去老太太的房中侍候。

    唐三爷要成亲,而且十分要紧重视,因此云舒打从这一天开始就想着要加班加点地干活儿。

    她把自己的一个小枕头都带到了老太太的屋里,想着晚上熬夜做事的话,那自己还可以在屋里多歇一歇。

    老太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笑了。

    “瞧瞧这实心眼的丫头。”老太太十分喜欢云舒这一份认真的劲儿,知道爱惜自己的眼睛,可是也不偷奸耍滑,这叫她觉得云舒聪明又不是一个奸猾的性子。见云舒小小年纪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就笑着问道,“昨天与夫人都问过了图样?你们夫人赏你什么了?”她这样笑着问,云舒也笑着给老太太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夫人与大小姐说,我服侍老太太就是有功的,自然要奖赏,不仅赏了铜钱和银裸子,还赏了戒指,叫我怪不好意思的。”

    “不好意思什么。”

    “我在老太太的面前也没什么功劳,偏夫人觉得我在您身边做了小小的事儿就值得称赞,说是我叫您开心就是功劳。若是这样儿,姐姐们的功劳最大,我不过是捡了便宜,昨天抢了好处去给夫人请安,因此得了赏赐罢了。”云舒先说了唐国公夫人对自己的重视,见老太太满意地笑了,这才不再多说什么。不过她在老太太的面前感激了唐国公夫人,老太太心里对儿媳这样重视自己倒是多了几分满意。

    “她说的也没错。你虽然不时常在我的面前讨好,可是我的衣裳鞋袜,都有你的功劳,怎么赏都是你该得的。你好好儿把荷包秀了,等你们三爷的婚事完了,我都论功行赏。”老太太笑着叫云舒去做事,云舒急忙清脆地答应了一声才到了后头。她看着已经预备好了的针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始认真地绣各种唐三爷要成亲到时候用的绣活儿。这一做事就不知时间了,云舒躲在老太太的房中早晚看起来都不停下来,手里的差事就做得很快。

    她这一天正揉着眼睛靠在一旁闭目养神,就听见屏风处传来了脚步声。

    一侧头,倒是琥珀。

    琥珀的脸色依旧淡淡的,看了云舒手边的那一堆放在一块儿不知多少,可是都十分精致漂亮的荷包,眼底露出几分动容。虽然说云舒时常会透着歇歇眼睛,可是她手上的活儿却越做越快,哪怕是做事的时间不长,可是效率却极高。见云舒急忙从小榻上起身紧张地看着自己,雪白的手有些不安地拧着腰间的衣裳,琥珀摆了摆手说道,“我还没有你想的那样刻薄。只要你不耽误了老太太的差事,想怎么歇着都没关系。”

    “琥珀姐姐,我只是……”

    “你的眼睛也要紧。”琥珀这才把手里提着的两个不小的纸包放在云舒的面前。

    “这是什么?”云舒去打开了纸包,却见里头一份儿是十分干净且瞧着都十分饱满的枸杞子干,另一份儿是白白的粉,有些不认识。她有些茫然地看着琥珀,就听见琥珀对她平淡地说道,“我听翠柳说你常吃枸杞子,既然是你觉得要紧的,自然府里如今也该给你一份儿。这是茯苓霜,平日里用羊乳洋塘桂花调一碗,天天都喝对身体也补些。这是老太太叫人给你拿过来的,你不必俭省,等吃完了,再来与我说。”

    云舒知道这是琥珀在老太太面前给自己求的赏赐,一时之间只觉得心里酸涩。

    “多谢姐姐。”她低声说道。

    琥珀看着这年少单薄的女孩儿,面容微微缓和了几分。

    “没什么。你好好儿做事,只要认真,过不了多久就能熬出头。”听见云舒轻轻地答应了一声,她勾了勾嘴角问道,“荷包绣得怎么样了?”唐三爷成亲的礼服都是珍珠在做,可是这个时候珍珠却不知道去了哪里……琥珀想到珍珠最近魂不守舍的样子,想必这个时候该是去寻唐三爷,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她的目光有些复杂,云舒却毫不知情,只是抿了抿嘴角低声说道,“姐姐,茯苓霜怪稀罕的,我,我拿回去些不知行不行。”

    “你想拿去给翠柳?”琥珀问道。

    “她做事也很辛苦。”云舒轻声说道。

    “那去吧,不过不要给她太多,面对叫人见到生出是非。”琥珀对这一点小丫鬟觉得稀罕的东西并不放在眼里,见云舒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声,这才上前一步拿了荷包细细地看,见虽然云舒做事很快,可是却并不粗糙,这绣活儿都精致,针脚细密,图样的配色也十分好看,这才放下了心。见她查看过荷包没毛病,云舒忙从一旁又拿出了一对儿很大的吉祥如意花结来。这花结沉甸甸的,又大得很,云舒编这对儿花结的时间都花了半天。

    不过鲜红精致,花样精巧的花结却叫琥珀微微一愣。

    “你自己想出来的?”

    “老太太对我好,我想着编了一对儿出来,也是喜气。”因老太太对云舒是真的很好,虽然是主子,平日里也不刻薄欺负她,还对她十分温煦,因此云舒也想着叫老太太高兴高兴。她没有别的本事,不过是如今的这些寻常的小道,因此就编了这一对儿想着叫老太太瞧着喜不喜欢。这样赤诚的女孩儿眼睛明亮地捧着大大的花结看着自己,琥珀顿了顿伸手接过来又问道,“你还会编什么?”

    “百子千孙,连生贵子……只是这样的花结复杂些,就算是要编也编得慢。”云舒想了想说道,“若只是寻常巴掌大的,好编写,因此一日里编几个都轻松。可是这样大的,彩线都拧起来费事,编起来自然也费事老婶,半日里能出一对儿就不错了。”她还在这花结上编进了细碎的宝石的小珠粒,都是之前因要修荷包上的图样琥珀给她拿过来的。这些小小的细碎的宝石混杂在花结上,璀璨生辉,越发地奢华,光彩璀璨,因此也是费神的。

    琥珀便微微点头。

    她仿佛看着云舒微笑了一下。

    云舒不由红着脸轻声说道,“我本想着荷包秀好了再去寻些别的活计,可是……”

    “我去问问老太太。如今荷包绣得也差不多了,若是老太太喜欢这花结,回头你还要忙碌。”琥珀就往前头去给老太太看了花结,且说了云舒对老太太的感恩之情,想着报答老太太。老太太苍老的手抚摸着着大红光鲜的花结,不由轻叹了一声说道,“这些小丫头,心底都亮堂,知道谁对她好,谁对她坏。我想起来了,之前你与我说过,这孩子是叫她后娘给卖了?是个可怜的孩子,素日里你对她多护着些。心思清净的女孩儿,她这样也很好。”

    “虽然她是被卖了,可是卖到咱们的府里也未必可怜。若是留在她那个从前的家里,我瞧着未必如在您面前舒坦。”

    “有了后娘就有后爹罢了。”老太太叹息了一声,到底不说什么,却叫琥珀吩咐云舒再编两对“富贵花开”与“莲生贵子”。云舒得了吩咐,琥珀又把她要的丝线与宝石都寻了来,因此她有忙碌了两天。等到了所有的绣活儿都完成了,云舒手底下动作快,又求琥珀寻了大红的纸来,拿剪子剪出了大红的“囍”字与龙凤呈祥之类的图样,瞧着虽然不过是些小事,却到底叫老太太心里高兴。

    等唐三爷成亲这一天,府上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云舒这样的小丫鬟被使唤个不停,累得要死,只是见那红彤彤的烛火照亮了夜色,豪门娶亲这样华贵奢侈,人来人往,来往的衣裳华美的命妇女眷无数,其中又有无数的丫鬟百蝶穿花一样在府中穿行做事,云舒只觉得满眼的富贵显赫,风流无双,等到了晚上婚事都差不多了。她这才拖着累得不行的身子和旁人一块儿歇下。这一歇着就歇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日上三竿。

    因醒得晚了,屋子里只剩下自己还在睡懒觉,云舒还有些不安,她急忙爬起来匆匆梳洗换了喜庆簇新的衣裳准备去老太太的房中服侍,却见翠柳喘着气推开门冲进来。

    见云舒醒了,且已经穿戴得齐整并不失礼,她不由松了一口气,却急忙上前把云舒往门外拉。

    “你醒得太是时候了!快跟我走。郡主在老太太屋儿里,说是要见你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