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私心

    因此这婚事当场就拍了板儿。

    “那二妹妹……”唐大小姐不由有些担心妹妹。

    虽然对于妹妹越过了自己去嫁给荀王做继室有些嫉妒,可是这只是姐妹之间,姐妹多了之后的自然的反应。

    这些女孩儿在一块儿,自然总是有些“为什么我就不如她呢?”这样的攀比想法。

    可是叫唐大小姐去看着妹妹嫁给这样辛苦的人家,到底是不忍心的。她虽然为人机敏,可是却还保留着一点良善之心,对唐国公夫人紧张地说道,“日后二妹妹怎么过日子呢?”

    “没什么过不好的。”唐国公夫人见她担心,微微一笑和声安慰地说道,“到底有你父亲在,如今你三叔又要与宋王府联姻,咱们国公府也算是这京城之中数一数二的人家儿。只要你妹妹安分老实,荀王会给她保留正妃的颜面。”当然,唐国公因此恼了爱妾,这些话唐国公夫人就不预备对庶女提及。

    见唐大小姐松了一口气,她便笑着叫唐大小姐回去休息,等那窈窕的女孩儿走了,她的身边,一个一直没有开口看似毕恭毕敬的老嬷嬷便叹了一口气。

    “这也是个有心思的。”知道来唐国公夫人面前讨好,又因婚事来唐国公夫人面前哭,唐大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

    唐国公夫人便笑了笑。

    她给唐国公生了两个嫡子,长子已经被封了唐国公世子,地位稳固,自然不在意小妾还有庶女们的心情。

    “她也是可怜。早年没了生母,若是自己再不聪明些,怎么在国公府里讨生活呢?如今她既然提了,她的婚事就不能马虎,我给她选个好人家儿,也算是她对我这两年十分孝敬的回报吧。”她扶着这嬷嬷站起来,露出几分疲惫,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便平静地说道,“国公爷怕是去了别人的院子,我们先安置吧。”她与唐国公举案齐眉,唐国公对她十分信任维护,可是也没拦着唐国公三妻四妾。

    如今……罗氏那里叫唐国公恼怒,唐国公是不预备去的。

    也不知如今哪个又被抬举了。

    “夫人的心总是这样良善。”这嬷嬷便低声说道。

    “只当给孩子们积福吧。”唐国公夫人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目光柔和了几分和声说道,“且国公爷对孩子们也极好。”若说早年她还有几分争宠的心情,那么如今她也不想这些什么争宠不争宠的了,毕竟两个嫡子傍身,她的位置稳稳当当,何必与那些姬妾一块儿争宠,反倒失了自己的身份体统。更何况唐国公也不是一个为了美色失心疯的人,有嫡庶尊卑镇着,这国公府里谁都翻不了天。

    罗氏,也不能。

    她想到唐国公那时盯着罗氏的惊怒交加的脸,嗤笑了一声。

    罗氏就算是把自己的女儿许给荀王又如何?

    与唐国公端坐两侧,叫未来荀王妃喊一声母亲的是她,而不是罗氏。

    那时候就算唐二小姐成了尊贵风光的荀王妃,可是她生母该给嫡妻立规矩,就是要继续立规矩。唐二小姐没有同胞亲兄弟,罗氏费了血劲,这么多年也只生下了一个唐二小姐,难道以为嫁入荀王府就天下太平了不成?一个女人,若是没有娘家的支持,那日后的日子怕也不稳当。就这样的形势,唐二小姐竟然还敢忤逆老太太。

    这岂不是自己作死?

    “二小姐的事儿,夫人您也别参合。如今都忙着三爷的婚事,谁顾得上她!”这嬷嬷是服侍唐国公夫人的心腹,见唐国公夫人微微点头低声说道,“只要三爷的事儿办得圆满,叫老太太国公爷还有郡主都满意,就算再来十个罗氏,咱们也不怕。”只要唐三爷这婚事办得体面风光,叫宋王府有面子,那唐国公夫人自然是其中最被人感激的那个,到时候就算是对唐国公夫人的两个儿子也是有好处的。

    “正是这话,因此我才十分关心三弟,小事上也处处用心。”

    提起这个,唐国公夫人不由想到方才的云舒。

    “到底是老太太会调教人儿,你看方才那小丫鬟,生得极好,却要紧的是并不轻浮,这倒是难得。”这府中的小丫鬟子大多浮躁,因年纪小,没有多教导规矩,因此规矩礼仪都差些,还有些孩子天性,跳脱浮躁,更有些有心计的,眼睛滴溜溜直转,那眼睛里的企图都一览无余。然而今日这叫小云的小丫鬟却眉目清正,进了上房目不斜视,虽看似低眉顺眼,可也不见庸碌,生得好看,也没见她多么猖狂。

    “您说是好的,那自然是好的。”这嬷嬷一笑,服侍唐国公夫人睡了。

    云舒却不知道自己还得了唐国公夫人一声夸赞,她拿了图样儿就回了老太太的屋儿里交差,因老太太已经歇下,琥珀也没叫她多停留,只叫她回去休息,等临走的时候,珊瑚摔了帘子走出来,见云舒要走,哼了一声,将一匣子点心塞给云舒撇嘴说道,“今日外头门人孝敬的,老太太与咱们都不吃,反倒便宜了你。”这些府外门人孝敬的点心,大多是在京城之中那些最有名的糕饼铺子买来的点心,虽然都是极受欢迎的,可是因嫌弃是外人做的,又提着点心,哪怕包裹得再严实也在外面走动了一圈儿,因此这些养于尊贵,比寻常千金小姐还娇气的大丫鬟都不屑一顾。

    只是这些大丫鬟眼高于顶不爱吃,对于云舒来说,却都是难得的美味。

    那些唐国公府的门人总不会拿次一等的点心来孝敬府中的老太太,这都是京城之中最好的点心。

    “多谢姐姐。”云舒仰头对珊瑚笑了。

    她笑容之中带着几分感谢,珊瑚顿了顿,转身走了。

    她莫名有些高傲刻薄,琥珀却也不在意,看了看云舒,轻声说道,“你去吧。”她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云舒也不好多问,忙福了福捧着点心回了小丫鬟们一块儿住的大屋。此刻大通铺上已经嘻嘻哈哈地滚着几个小丫鬟,见云舒来了都纷纷打招呼。云舒也不小气,把手里那不小的漂亮的食匣打开,就见里头是四样儿不同的点心,鹅油卷,菱粉糕,酥油鲍螺与栗子糕。

    这几样儿点心色香味儿俱全,倒是叫小丫鬟们都从大通铺上跳下来。

    云舒也从不是小气的人,把点心分开,给没在屋儿里的也留了一份放好,这才和翠柳拿着点心回了大通铺上去。因恐落在床上,她还拿了一块儿干净的帕子垫着,倒是翠柳尝了一口栗子糕,就专门儿去吃酥油鲍螺,与云舒低声说道,“还是它最好吃。从前父亲也时常买给我吃的。”酥油鲍螺入口即化,里面是软软的奶油,自然叫人喜爱。云舒见翠柳露出几分黯然,便轻声说道,“等你回家去,就跟婶子说你想吃这个,婶子一定买给你。”

    “我知道。只是今日吃了这个突然想起来,心里有点难受。”翠柳也不是一个只知道悲伤春秋的人,与云舒说了一句就专心吃点心,顿了顿便捏了捏云舒的手小声儿说道,“你也别太实心眼儿,把东西都分给别人。你的身子骨还弱着呢。”云舒虽然在老太太屋儿里当差,可只要不是银子赏钱,在吃食上一向都愿意与人分享,因她大方,也从未因自己能在老太太面前就眼高于顶,因此小丫鬟们都与她关系不错。

    可是翠柳想到云舒之前刚刚大病,正是养身子的时候,就心疼那些点心。

    那些点心又不是隔夜了就坏掉,若是少分给别人,云舒明天还可以继续吃呢。

    “小丫鬟都不容易做。好容易得些东西,我也愿意叫大家都尝尝。”云舒不久之前也是小丫鬟出身,自然知道小丫鬟辛苦又油水不大,平日里饭菜倒是管饱,可是吃精致的点心的次数却不多。见翠柳哼了一声,她眉眼儿带着几分笑意,拿个酥油鲍螺喂给她柔声说道,“我正养身子,可是大家不是都是我这样的年纪?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儿。老太太的屋儿里还有呢。”

    老太太素日里也吃得不多,老人家脾胃都虚弱,因此那些点心还是都进了她们的肚子。

    何必与其他小丫鬟争抢这些东西呢?

    “我不过是白嘱咐一句罢了。你去了大夫人屋儿里?”翠柳知道云舒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人,虽然分了点心,不过银钱却把得牢牢的,因此倒是也放心。想到云舒今日往大夫人面前去了,她关心地问了一句,就见云舒无声地从自己的袖子里露出一只荷包,因她们是在大通铺的角落窃窃私语,因此也无人在意,云舒拿着唐大小姐叫给的荷包,掂量了一下,与翠柳都露出了笑容。

    这荷包上层是沉甸甸的哗哗作响的铜钱。

    可是下头有些棱角的,分明是有点分量的四个小小的银裸子。

    大夫人好大方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