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庶女之心

    唐二小姐如弱柳扶风,眉眼秀致,带了几分病弱。

    老太太看着她,许久没有说话。

    “既然病了,你回去歇着吧。”她冷淡地说道。

    唐二小姐似乎也没有察觉老太太的不悦,福了福,这才转身走了。

    她生得婀娜多姿,走动处如弱柳扶风,背后的身影十分动人,云舒想到她生得也是十分美丽风流,心里想到这位唐二小姐乃是唐国公最宠爱的妾侍所生,心里倒是有些迷惑。

    虽然说唐二小姐本质不过是有些清高,可是却也太过扫兴,这样一个庶女,哪怕在唐国公面前得宠,听说还与荀王做续弦,日后会是名正言顺的荀王妃,可是难道就觉得自己的身份比眼前的家人更高,现在就把自己当王妃一样目下无尘,居高临下了不成?

    她时常在老太太的院子里,知道国公府上的几位小姐的事儿也不多,不过今日之看了这一次就觉得,唐二小姐似乎有些不大规矩。

    “二妹妹身子一向不好,不过也没关系。三叔还有五个侄女儿呢。”唐大小姐笑着打圆场说道。

    “不必你们一针一线的,到时候瞧着也不齐整。”老太太就叫一旁低眉顺眼的云舒到了面前笑着说道,“如今我屋儿里多了一个小云,针线极好,又能干,这荷包就交给她就是了。”她笑着指了指云舒,云舒便低声答应了,倒是唐大小姐看了云舒一眼,突然笑着说道,“这个小丫鬟倒是眼生得很。您屋儿里何时出了这样齐整的丫头?”她起身走到云舒的面前笑着看了一会儿笑着说道,“必然没见过的。这样的好模样儿,但凡来了我面前一次,我保准忘不了。”

    “这孩子是个老实的,虽然领着我屋里的差事,可是却一向不爱在外头乱逛。平常传话儿,她也是不大去的。”老太太若传话给各房其实是一件油水很足的事儿,毕竟各房的主子谁见了老太太面前的人跑一趟不赏些银钱呢?只是云舒一向都不怎么喜欢跟人抢着跑腿儿,老太太都看在眼里,此时看稳妥细致的云舒就越发满意。

    唐大小姐自然也瞧出老太太对云舒十分喜欢,抿嘴笑了。

    “那就多托付给你了。”她笑吟吟地对云舒说道。

    “这是应该应分的事。”云舒垂头轻声说道。

    “倒是本分。”一旁,二太太胡氏便笑着说道。

    云舒更加不会在此刻说话,倒是二太太随口岔开了话题,就专注在唐三爷的婚事上。云舒在一旁听着,心理压力也不大,毕竟不过是些荷包,她做得也很快。只是因到了晚上的时候也不知荷包上该用些什么花样,云舒就去请示老太太。老太太也犹豫了一下,就叫云舒去问唐国公夫人。云舒不得不挑着灯笼去了唐国公夫人的院子,因是唐国公府的主母,唐国公夫人的院子极大,金碧辉煌,此刻在夜色之中点亮了无数的花灯,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进进出出的丫鬟无数,见云舒进门,唐国公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就笑着拉她进去。

    云舒谢了这丫鬟挑帘子请自己进了唐国公夫人的正房,就见唐国公夫人的房中金玉辉映,奢华富丽,却又带着几分百年世家的底蕴,并不粗俗土气。

    她垂目进来,就见此时天色已经晚了,唐国公却并不在,只有唐国公夫人与唐大小姐正坐在一块儿说话,见云舒来了,唐国公夫人便笑着问她何事,等云舒将事儿说了,唐国公夫人便缓缓颔首说道,“你谨慎些是对的。万万不能在荷包上头出笑话。”

    她扬声叫人取了一些图样来交给云舒。

    云舒听她指了几个花样,见都是十分简单却并不轻浮的,什么并蒂莲是必定没有的,倒是各种卷云纹不少,就记在心中。

    唐大小姐坐在一旁看见云舒接了这些图样,侧头叫一旁的丫鬟去了后头,这才对云舒笑着说道,“今日老太太说起你,我才觉得我见过你的针线。最近老太太身上的衣裳大多是你做的,是不是?”见云舒露出几分诧异地点头,她这才对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虽然瞧着与珍珠做得没什么两样儿,只是这丫头的针线配色比珍珠更鲜亮一些,老太太身上的针脚也更细密,衣服上帕子上的针线还多了几分鲜活,少了几分匠气。”

    “你倒是留意这些。”

    “我琴棋书画都不过寻常,针线上若是还不好,那还有什么好处呢?”唐大小姐笑着说道。

    她身后的丫鬟回来,笑嘻嘻地把一个荷包塞给云舒。

    云舒只觉得荷包鼓鼓的,也不敢看,却也不敢要,急忙推辞。

    “日后你在老太太屋儿里,咱们见面的时候还多着呢。从前你也不大来母亲面前,如今母亲见了你,知道你服侍老太太用心因此才赏你。不必推辞。”唐大小姐见唐国公夫人笑了,也跟着笑了,叫云舒把这荷包收起来,这才叫人送了云舒出去。

    见她出去了,唐大小姐便轻声一叹说道,“到底是老太太会调理人。这小丫头才多大,生得又漂亮,换了旁人的院子难免心高气傲多几分轻浮,可是您瞧瞧她,进退得当,不见荣辱,倒是个极稳妥的。”

    “若是不稳妥,她这样的年纪也进不去老太太的屋子。”唐国公夫人和声说道,“就算针线好,可难道这府里针线好的还少了不成?怎么偏偏选中了她?可见老太太心里是有一杆秤的。”她说起老太太心里有谱儿,顿了顿,见唐大小姐突然不说话,面上生出几分惶恐,伸手拍了拍她温声说道,“你不要担心你的婚事。虽然说荀王府的婚事给了你二妹妹,可是你父亲却未必是不疼你。”

    “母亲。”唐大小姐明艳的脸在房中烛火之下仿若火烧一般,却忍不住将头抵在唐国公夫人的手背上轻声说道,“您的面前,我不敢说虚话。可是我才是长姐,父亲却越过了我将荀王府的婚事给了二妹妹。莫非是因在父亲的心里,二妹妹比我强?”她仰头,不过十五六岁的娇艳面庞上露出几分慌张,红着眼眶轻声说道,“我自认做长姐从未叫父亲与母亲失望,可是为何父亲却总是更偏爱二妹妹?若二妹妹是母亲亲生的,我自然不敢与二妹妹并肩。可一样儿是庶出……莫非是因我死了生母,二妹妹的生母却时常陪在父亲身边的缘故吗?”

    她这些话仿佛憋在心里很久,如今吐出来,顿时眼泪就落下来了。

    唐国公夫人只生了两个嫡子,却并未生下嫡女,因唐大小姐虽是庶女,然而生母早逝因此养在她的面前,她待她跟亲闺女差不多。

    见唐大小姐面容苦楚,她不由心软了几分。

    “你这是想多了。你想想,素日里你父亲虽然对你们姐妹都淡淡的,可是对你与对二丫头是一般无二的。荀王府这门婚事……说得好听,可就算是你父亲挑中了你,我也不乐意叫你嫁过去。”见唐大小姐仰头露出几分费解,茫然又可怜,唐国公夫人叫她坐在自己的身边,伸出手臂虚虚地拍着她的肩膀轻声说道,“你虽说不是我亲生的,可是我也疼你,自然也要为你打算。荀王府这门第听起来显赫峥嵘,荀王妃固然也听起来叫人得意,可是这门婚事不是你父亲与我想要的。”

    “什么?”唐大小姐诧异起来。

    唐国公夫人急忙轻轻掩住她的手轻声说道,“这门婚事,是荀王求亲上门,你父亲实在推脱不得。都说了,府中没有适龄的嫡女匹配,可是荀王却宁愿庶女也乐意。你与你妹妹都是出嫁之龄,人选自然在你们中间挑。我本就想与你父亲说无论你与你二妹妹,这婚事都做不得。你父亲在朝中还有几分权势,就算推拒了荀王的面子,等闲也没什么。只是罗氏心高气傲,偏要叫二丫头去做什么王妃娘娘。你父亲见她把二丫头都推到台前,二丫头自己也乐意,才叫二丫头与荀王联姻。”

    “这事儿,我们都不知道。”唐大小姐没想到原来这婚事里还有这样的内情,眼眶发红,眼底的眼泪却停住了。

    “你们小丫头各个儿没什么心机,嘴快说了,难免叫荀王府脸上不好看。”唐国公夫人拿了帕子亲自来给唐大小姐擦脸,温声说道,“这婚事有什么好?荀王已经人到不惑,不说膝下的嫡子嫡女庶子庶女,就是孙子都好几个,他续弦……你们姐妹花朵儿一样的年纪,在那王府里能怎么好过?且荀王府里头光有了名分的侧妃就有六个,素日里讨好荀王,往荀王府中孝敬美人的不知多少。一个王妃的名位,换这样糟心的日子,我与你父亲怎么舍得。”

    她是真心疼爱唐大小姐。

    唐国公倒是也真心疼爱自己的女儿。

    谁知道罗氏那女人自己就跳出来要二小姐去做荀王继室,那时候正赶上荀王求亲,唐国公想叫她闭嘴都不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