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清高

    云舒顿时明白了琥珀的意思。

    “是。”她轻声应了。

    其实这是对她来说算是升职了的好事。

    虽然这其中有珍珠急着想要稳妥老太太房中的针线,可是她把握住这个机会的话,从此就和跟粗活的小丫鬟再也不一样。

    她能安心地留在老太太的屋里,其他的事儿都可以不做,只专注老太太的针线。又干净又轻省,还不会插足于老太太面前丫鬟们的争斗里,最是舒心不过了。

    因想通了这些,因此云舒急忙给琥珀与珍珠福了福轻声说道,“多谢两位姐姐提携。”

    “这话不必多说。”琥珀见云舒没有询问差事所来缘由的意思,勾了勾嘴角,然而看向一旁脸色红润的珍珠,又忍不住沉了沉脸。

    糊涂!

    虽然说珍珠的差事仿佛是叫云舒给顶了,甚至云舒的月钱有一些还得珍珠偷偷补上,可是珍珠却欢喜得不得了。

    云舒其实心里也欢喜的。

    她却没有张扬,重新回到了老太太后头的房间去继续做针线。

    见她干活儿伶俐,也不贪婪,琥珀沉吟了片刻,等珍珠不在的时候,偷偷塞给云舒一串儿颗粒都不过米粒儿大小的珍珠手链儿。

    “琥珀姐姐。”这珍珠手链虽然上头的珍珠颗粒很小,并不是十分珍贵,可到底是首饰,云舒急忙放下针线有些不安地捧着珍珠看着面前面容冷淡的琥珀。只是琥珀却摆了摆手缓缓地说道,“你懂事归懂事,可是也没有叫你吃亏的道理。以后注意些眼睛,若是累了,这活儿慢些也没什么。”她见云舒身量单薄,年纪也尚小,便从一旁取了一碗不知是哪个厨房孝敬的糖蒸酥酪给她,缓和的脸色说道,“各房孝顺老太太的,老太太素日里吃得少。这碗没有人碰过,给你吃。”

    “我已经吃了点心了。”云舒红着脸说道。

    她在老太太的院子里素日里三餐都是极好的,如今又是点心又是糖蒸酥酪,总是有些不好意思。

    “这算什么。日后你在屋里服侍得久了就知道,这些都是咱们吃烦了的。”琥珀的声音柔和了一些,把这碗塞进云舒的手里方才继续说道,“你年纪小,如今正是要吃吃喝喝的年纪。老太太为人慈爱,素日里从不拘束咱们,也时常赏吃食,所以你不必紧张。只是素日里离主子些远些就是。”她扫过云舒那张眉目似画的美丽的脸,云舒顿时就明白了琥珀暗中的提点,这不是叫自己离所有的主子远些,是叫自己离男主子远点儿。

    可见珍珠之事,的确叫琥珀的心里生出不悦。

    不过云舒本就不想跟珍珠一样生出野望来去当什么姨娘,只想熬到琥珀这样的年纪,到时候赚银子出府去,因此急忙答应了。

    她生得美丽,又性子灵透,不仅琥珀勾了勾嘴角,就连站在屏风外安静地听着的珊瑚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还没有一个小丫鬟子明白。”这话也不知是在说谁,不过到底是一句消失在了空气里的空落落的话。

    等云舒吃了糖蒸酥酪,只觉得满口都是甜蜜又滋润的味道,唇齿留香,越发认真地做起老太太的针线来。

    她其实是很知道怎样保护自己的眼睛的,不仅做些针线就歇一歇停一停,之前还求了翠柳的娘在外头帮自己买了枸杞子,平日里泡在水里喝,因此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等到了下午的时候,老太太浩浩荡荡地带着丫鬟们回来。

    她一回来,院子里就热闹起来,云舒也趁着这个时候休息休息眼睛,跟着叫自己做事的琥珀在老太太面前服侍。就听见钗环摇动,几个随着老太太去了宋王府的大丫鬟都各自去换衣裳,留下的琥珀珍珠等人就立在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叫琥珀服侍着换了沉重的华服,拿着云舒双手碰上来的清茶喝了一口气,苍老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她脸上正带着笑,就看见外头又有人扶着丫鬟进来。

    云舒看去,就见走在前头的是唐国公夫人,后头的是二房二爷的正妻二太太胡氏,两位唐国公府中的女眷之后,还跟着六个年纪不同,可是身姿窈窕,气度不同的华服的小姐。云舒知道这是唐国公府上的六位主子小姐,见领头的一个生得眉眼飞扬,嘴角带笑,看着十分明朗,扶着唐国公夫人进来,就知道这该就是国公府里的唐大小姐了。她侧目去看琥珀,琥珀目光示意叫她不必去服侍,就站在琥珀的下首。

    “你们怎么都来了?”老太太虽然问得好奇,可是脸上却带着笑意。

    “您今儿去了宋王府,咱们关心三叔,自然想来问问。老太太,郡主是怎样的人?日后咱们都要问郡主唤一声婶子,心里十分好奇呢。”唐大小姐先扶着唐国公夫人坐下,这才脚下不停走到老太太的面前。见老太太的脸上笑吟吟的,就知道老太太对合乡郡主十分喜欢,越发地奉承道,“只是叫我想着,三叔这样的人间龙凤,必然得配一个世上最好的妻子。郡主必然是极好的女子了。”

    “你这张嘴,真真儿的叫人心里欢喜。”老太太笑着说道,“无论容貌气度行事举止,都是最好的。”

    她最疼爱的就是自己的老来子唐三爷,唐三爷有出息,如今高中探花,对他的婚事,老太太之前怎么可能不悬着心呢?如今一见,她只觉得烦恼都没有了,对唐大小姐笑着说道,“郡主必然与你投脾气。爱说爱笑的,你倒是有几分郡主的品格。”她这样说,唐大小姐笑着说道,“若能有郡主十分之一的品格,那我可就不愁了。”

    “大姐姐何必妄自菲薄,虽然说郡主优秀,可是咱们姐妹也出身名门,何必捧着别人,反倒拿自己说事儿呢。”

    下方,一个清丽婉转的少女明眸流转,带着几分清高地说道。

    唐大小姐笑容一顿,见老太太笑容也沉了沉,忙笑着说道,“二妹妹这说的是什么话。都是一家人,日后郡主是我们的婶娘,难道肖似婶娘反倒成了妄自菲薄?不过是亲热的说笑,怎么还认真起来。”她一双雪白的手捧着一旁的一碗茶,裙摆微微荡起一个优雅的弧度,坐在老太太身边的一个小小的凳子上笑着说道,“二妹妹也是心里憧憬郡主,不然也不会跟了来。”

    她努力为下方的唐二小姐转圜。

    唐二小姐的脸上露出几分冷淡,却没有多说什么。

    老太太的目光慢慢地落在唐二小姐的身上片刻,收回目光笑着说道,“虽你们姐妹出身名门,可是皇族有皇族的端贵,名门又有名门的奢侈,各自不同罢了。”她缓缓地说道,“二丫头,你就要嫁入荀王府,日后可要记得,万万不要在王府之中说什么看不上王府郡主的话。”她心里轻叹了一声,看了看笑容明艳的长孙女,又看了看漫不经心的唐二小姐,心里只有些叹息。

    也不知长子是怎么了,好不容易与荀王府联姻,却把清高婉转的二小姐嫁到荀王府去,反倒忘了自己的长女似的。

    因唐大小姐与唐二小姐都是唐国公的庶女,因此老太太一时觉得唐国公有些偏心。

    唐国公夫人却没有什么动容,只是微微摇头,叫唐大小姐不要多说什么。

    “母亲,三弟这婚事可是定下了。那咱们也该张罗起来了。”唐国公夫人见老太太展颜,专注地听着自己说话,笑了笑温声说道,“我想着把三弟如今住的院子扩一扩,总不能叫小夫妻俩在府中住得憋闷,还有山石假山,池塘小巧的,也趁着这个时候放进去,就当赏个景儿。还有我想着,三弟房中的丫鬟小厮不多,虽然说郡主嫁进门日后必然也带着自己的丫鬟,可是多预备些,总是多个服侍三弟与郡主的不是?”

    “你这话说的极好。”老太太笑着点头说道。

    她是愿意给唐三爷补贴的,只是想了想对唐国公夫人说道,“也不必走公中的帐。我私房里出一万两银子,再从府中调几个忠心伶俐的给老三也就是了。”

    “瞧您这话说的。三弟成亲是大喜事,前儿您才说咱们都是看着三弟长大的,难道这个时候只您出私房,我们却空着手看着不成?”说这话的是二夫人胡氏。她虽然是庶子媳,唐二爷在府中也十分中庸平淡,可是胡氏与老太太之间的婆媳感情却很不错。她是个爽利的,甩了甩手里的精致的帕子对老太太笑着说道,“我与大嫂过来的时候就说了,各自出五千两来就当是给三弟贺喜的礼金。”

    “你们两个嫂子都是极好的。”老太太便感慨地说道。

    唐大小姐明艳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笑意说道,“那三叔成亲那日必然要赏人。荷包就我们姐妹……”

    她刚说到这儿,就听见一旁传来低低的咳嗽声。

    唐二小姐楚楚起身,对老太太柔弱地说道,“前阵子病了,动不得针线,三叔处的荷包孙女儿怕是做不了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