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珊瑚

    只是珍珠做事怠慢,云舒就不得不多做了珍珠的活儿。

    总不能叫老太太身边的事儿开天窗。

    她还是与珍珠问了,叫珍珠专门儿给唐三爷做衣裳,剩下的老太太的外裳就自己给做了。虽然如今这个身体年纪小,受不得累,可是好在这外裳虽然活儿累,可珍珠已经做了一小半儿了,云舒先把自己往外卖络子的生意给放下,专心给老太太做衣裳。

    她们两个各自分工,也不互相打搅,倒是也挺好的。这一日她把外裳做完了,送到前头去,老太太瞧着也很喜欢,也没有多问是谁做的,带着身边的几个大丫鬟浩浩荡荡地出了唐国公府。

    去做什么?

    去宋王府看望合乡郡主去了。

    这门婚事唐国公府与宋王府都是觉得满意的,因此进行得很快,两家女眷也都往来亲密。

    这一次是给合乡郡主下聘,老太太虽然年纪大,可是也作为长辈去给这聘礼撑面子。

    云舒是没有这个机会跟着老太太出去的。

    出去的都是美貌秀丽的大丫鬟,瞧着簇拥在老太太的左右,的确繁花似锦,风流荣华。

    她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老太太出行的热闹,扭了扭自己最近累得不得了的脖子,就回了里头的屋子。因老太太这一回出去带走了四个大丫鬟,因此房中也没有人管她,云舒只觉得轻松自在多了。

    正回了珍珠的面前拿了丝线想着多编几个好看的络子出去卖,她就见门口人影一闪,竟然是琥珀沉着脸走进来。她走进来的气势有些不对,云舒急忙站起来,且见琥珀的目光都落在因老太太去给宋王府下聘有些恍惚的珍珠的身上,云舒只觉得手足无措。

    珍珠也反应过来了,看见琥珀脸色冰冷,脸色一白,战战兢兢地起身。

    老太太的面前琥珀是领头的大丫鬟,她其实说起来,也得听琥珀的话。

    “小云出去。”琥珀目光落在珍珠的身上,却开口说道。

    云舒不敢说话,急忙垂了头走出去,走带外头,就见眼前人影儿一闪,一个红衣丫鬟把她捂住了嘴带到一旁,挑眉哼了一声说道,“也该说说她了!不然,这屋儿里也不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奴婢。”

    这丫鬟生得眉眼艳丽,眉角上挑,带着几分明艳。她身上虽然穿的是红衣,可是这红色的料子却不是云舒从前衣裳上穿的粗布,听说也是极好的料子。此刻见云舒有些不安,她便说道,“不干你的事。”

    她把云舒拉到一旁去吃桌上的点心。

    这些点心本是供给老太太吃的,只是素日里老太太胃口小,也用不了多少,因此都是便宜了丫鬟们的。

    今日虽然老太太去了宋王府,本不需要预备点心,可是小厨房与府中公中的厨房哪里会因为这一点小事就怠慢老太太的院子,点心还是照样儿上了。

    这美貌丫鬟拖着云舒的手,伸手就把一块儿鹅油卷塞进了她的手里,自己也拿了一块儿坐在一旁的椅子里满不在乎地说道,“你快吃。这些点心送上来,等老太太回来早就凉了。必然是要换新的,这些也只好进了咱们的肚子。”

    她看起来有些锋芒毕露,素不让人,可是对云舒却一向都很照顾,云舒也不见外,抿了抿嘴角咬了一口这松软细腻,入口即化的鹅油卷,大着胆子从一旁的茶壶里倒了茶给这丫鬟轻声说道,“珊瑚姐姐喝茶。”

    “你倒是乖巧。”珊瑚哼笑了一声说道,“只是太听话,平白叫人使唤了去。”

    云舒顿时就知道,这说的必然是自己给老太太做了外裳。

    她急忙说道,“因素日里姐姐们都照顾我,我也没事儿做,因此才想着给老太太做衣裳……”她本是想给珍珠解释解释,毕竟这活儿是珍珠的,可是珍珠却推给了自己。

    然而珊瑚却冷笑了一声,把手里的茶杯往桌面上一顿挑眉说道,“没事儿做的可不是你一个!素日里轻狂得什么似的,打量人家都不知道她想干什么!自己动了歪心眼儿也就算了,还使唤起了小丫鬟,怕不是认真想当个主子呢!”

    她的声音一高,珍珠和琥珀的那屋儿里就传来一声什么落在地上的声音。

    云舒知道珊瑚这是在不快珍珠最近的懈怠,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是专门儿把三爷给打扮得玉树临风有什么用?怕不是回头,三爷的喜袍也得托给那一颗心都在他身上的人呢!”珊瑚高声说道。

    此刻那屋儿里就传来了低低的哭声。

    “姐姐,快别说了。”云舒急忙说道。

    “不说?不说她自己难道就没有想法了不成?”珊瑚明艳的脸上露出几分讥诮,又带着几分说不出的神色,轻声说道,“平白叫自己没脸。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后也不知是个什么前程。若三爷当真喜欢她,怎么不在老太太面前提一句两句,直接讨了她过去服侍?三爷是老太太亲生的,要一个丫鬟能不给?如今做着那样的打算,却不知道自己也没怎么叫人放在心上。就算得偿所愿,可是能在郡主面前有什么好儿。”

    云舒一愣,没想到珊瑚虽然看似刻薄,其实也是在为珍珠着想。

    她这就没再说什么。

    “老太太是慈善的人,哪个大丫鬟放出府的时候也都给了额外的银子傍身,且也说了,日后若是有难事便上门来求,也是不会放着咱们不管。何苦去做以色侍人的姨娘。”

    珊瑚脸色阴晴不定,见云舒诧异地看着自己,冷笑了一声说道,“还拖着另一个。”她这话叫云舒有点不明白,实在不知道珍珠是拖着谁了,只是她见珊瑚发火儿不是冲着自己,自然也不会担心,只在一旁把桌上的几样点心各自拿帕子包了两块儿,见珊瑚挑眉看着自己,红着脸跑到外头去。

    见翠柳正在院子里喂鹦哥儿,她挑开帘子,对翠柳招了招手。

    翠柳正百无聊赖,没精打采地喂那几只蹦蹦跳跳叽叽喳喳的鹦哥儿,见云舒招呼她,眼睛一亮,丢了手里的一点儿小米就往云舒的面前来了。

    “叫她进来吧。老太太没在,也没那么多的规矩。”珊瑚在屋里说道。

    虽然她这样说,可是翠柳却不敢往里头进,只跨进了门就站住了。

    云舒忙把帕子里的点心直接喂在她的嘴里。

    虽然素日里府中也时常赏小丫鬟些点心果子的,可是专门儿做给老太太的点心自然精致好吃得多,翠柳吃了一枚眼睛就一亮,急忙自己也从云舒的手里拿了往嘴里吃。

    两个年岁不大的小丫鬟你一口我一口的,看起来十分亲密,珊瑚就在后头坐着看着,看了一会儿,轻叹了一声,起身把手边的那盘子还剩下一半儿的点心都拿了来塞给翠柳说道,“难为小云还有这样的心。你们小姐妹感情倒是极好。”

    “回姐姐的话儿,我与小云情同姐妹的。”翠柳仰头说道。

    云舒就在一旁笑起来。

    “情同姐妹……”珊瑚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珍珠所在的方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倒是缘分。今日的情分,你们可别忘了。”她似乎回想到了什么,一时之间刚才的厉害高声都没了,反倒直接出了屋子走了。见她走了,云舒倒是也不在意。

    “这是怎么了?”翠柳好奇地问道。

    云舒哪里会将珍珠的这些事与翠柳说,她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嘴,也不说话,反而叫翠柳赶紧吃点心。

    “瞧着珊瑚姐姐仿佛恼了,不是你惹的吧?”翠柳担心地问道。

    “若是我叫她恼了,她还能给咱们点心吃?”见翠柳笑了,云舒便将剩下的点心都叫垂柳包回去慢慢儿吃,这才放了翠柳回去。

    她吃点心的这功夫,琥珀已经从里头走出来,面上看不出喜怒。只是云舒冷眼瞧着,珍珠的确是哭了一场,眼眶还是红的,不由有些紧张。只是她没想到琥珀却直接到了她的面前,顿了顿开口问道,“珍珠说老太太的这件外裳有一大半都是你缝制的,是不是?”

    云舒急忙去看珍珠。

    “实话实说就是。”珍珠柔声说道。

    云舒这才应了。

    “本想你年纪小,恐有疏忽错漏,因此才叫你给珍珠打下手。只是如今我瞧着你做的衣裳与她没什么不同,十分精细。既然如此。”

    琥珀看了珍珠一眼,见珍珠对自己露出几分央求,不由闭了闭眼,在珍珠带了几分喜色的目光里缓缓地说道,“过些日子你珍珠姐姐怕是忙得很,也顾不得老太太这头儿。左右老太太不是一个喜欢时常换衣裳的性子,一年到头儿不过几件精细的衣裳,你认真些就是了。”

    “姐姐的意思是……”

    “往后老太太房里的精细绣活儿都归你。”琥珀顿了顿,见珍珠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对云舒平淡地说道,“日后你的一应供给与月钱都照二等给,只是如今二等丫鬟没有出缺儿,公中是不可能给你二等的待遇。你自己拿三等的分例,与二等之间的差额,珍珠自己都给你补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