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偏心

    “买地?”云舒犹豫了起来。

    “怎么了?咱们从前不是说过的吗?买了地,日后也能得些东西。瓜果蔬菜不拘是什么。”翠柳对云舒是真心实意地打算,见云舒反倒犹豫了,不由劝她说道,“你这么多银子放在这屋儿里,素日里来来去去的,也不知进出多少人,顺手牵羊的事儿也未必没有。不如买了地呢。”

    她说的这话,云舒也是这样想,毕竟银子越来越多,总是没法儿揣在身上,可是若买了地成了田契,随便往自己的荷包里一塞,天天带着走。

    等她升了二等丫鬟,到时候换了屋子,自然就可以不必这样谨慎了。

    “也行。”云舒其实不愿意此刻买地,却还是咬了咬牙小声儿说道。

    毕竟,她手里的银子不多,买的地也少,今日在东边儿买两亩,明日在西面儿买两亩的,这些田地连不成一片,零零散散的,日后管理起来也是个麻烦。

    不过这次不过是第一次买,买了也就算了。她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银子,虽然说是快二十两,可是其实还没有那么多,又挑了两个之前去唐国公夫人面前传话儿,唐国公夫人随手赏的赤金没有镶嵌的戒指放在了银子上,推给了翠柳。

    “那就麻烦婶子了。”

    “麻烦什么,我娘反正也要给我买。咱们买在一块儿,日后也不必操心,只叫我娘帮咱们看着。”翠柳看了看屋儿里没人,急忙把云舒的银子收了,见她有些顾虑的样子,就小声儿说道,“你犹豫的事儿我又何尝不为难呢?咱们这攒些银子就买一块儿,日后未必还能连上现在买的这些,这一亩一亩的,日后总归还是要卖了,再买那些连在一块儿的田地。只是如今……”

    “怎么了?”

    “我姐姐在家里闹着呢。娘就想着,若是我的银子放在家里叫她看见,我姐姐那样的性子没准儿还想着霸占了去。”

    翠柳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不敢把自己的这些银钱放在大通铺里,就交给了自己的娘带回家里。只是这说起来若是叫她姐姐看见,也不知道会不会动什么歪心眼儿。

    她娘就想着买了地,也把田契放在她的身边,也不必放在家里。这样与云舒一说,云舒便心有戚戚了,却想了想轻声说道,“我记得外头如今有宝钞银票,不如日后咱们的银子都兑成银票吧。等攒了多些,再一口气儿去买良田。”

    “那这次也这样换了银票吧?”翠柳急忙说道。

    “不必。不过是两亩地的事儿,且这两亩地也能出些新鲜的东西,无论是咱们自己吃,还是卖了银钱都极好。且你都答应了婶子,婶子必然已经用心给你挑良田去了,突然又不买了,白费了婶子的一番心血。”

    云舒这样劝了,到底把翠柳给劝住了,她觉得云舒说的仿佛也对,把自己和云舒的银子拿去给了自己的娘,过不了几日,这一天就偷偷儿把云舒给叫到了偏僻的地方,把一张田契塞进云舒的手里。

    云舒看了,是在京城附近的一处镇子上。

    “这里的地都说极好的。”小云从前没有被卖到国公府里来的时候,自然也常常听家长里短,听左右邻居说哪个镇子风调雨顺,哪个镇子的土地肥沃,出产丰盛,又说哪个镇子的民风淳朴,路不拾遗的。翠柳拿给自己的这田契上的地方就是听说十分富庶,良田肥沃的地方。见翠柳有点得意,又有些不高兴,云舒忙把田契放进了自己的荷包,低声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我娘给我姐姐在隔壁村子也买了。”

    “买了就买了。都是叔婶儿的银子,你还不许叔婶儿疼你姐姐了?”云舒轻声劝道。

    “娘和爹一口气给她买了五十亩。”见云舒抿了抿嘴角没有说话,翠柳便红了眼眶轻声说道,“若是一视同仁,我也不说什么。可是她在外头过的是什么日子,我在府里过的是什么日子。她在外头是个主子,自己还使奴唤婢。可是我在府里侍候人,爹娘却只有心疼她的。”

    这五十亩两天算起来,都得五百两银子了,虽然说许在高门大户里不算什么,可是在云舒与翠柳这样的小丫鬟眼里,这得攒多少年才能买到。

    更何况,翠柳小小年纪就要进国公府里干活儿,哪怕这些活儿再轻松,可是服侍人哪有悠闲的时候。

    云舒顿了顿,摸了摸翠柳的脸小声说道,“你快别难受,叔婶儿素日里也是疼你。”只是,翠柳是在府里,等闲见不着面,可是翠柳的姐姐却是在眼前,终日里看着,难免多几分情分。

    更何况翠柳的姐姐是先出生的,被先疼爱了几年,偏心再所难免。不过云舒也不愿翠柳对家中的爹娘心中生出埋怨来,忙拉着她坐在一旁的栏杆上轻声说道,“不过是五十亩,咱们自己个儿也能买。更何况叫我说,叔婶儿买了这五十亩,许也是为了你姐姐快要嫁人,准备嫁妆的缘故。”

    “你是说,日后他们也会买给我?”

    “再老太太的院子里待上几年,五十亩怕也不被你放在眼里。可怜天下父母心。”云舒看着翠柳轻声说道,“叫我说,叔婶儿对你已经十分疼爱了。你想想,打从你进了老太太的院子,婶子是不是时常来看你,还想着给你买地日后打算?”

    见翠柳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云舒便微笑起来,柔声说道,“更何况,婶子为何对我这样好,因我要卖这些络子忙前忙后的。你不去问问,后宅内院儿里的丫鬟想往外卖东西,谁会这样容易?偏婶子从不要我的感谢,忙前忙后十分用心。”

    “这是为什么呢?”

    “都是为了你。因我与你感情好,婶子是看着你,才也爱屋及乌对我这样好。你还不明白吗?”

    云舒的话,叫翠柳愣住了。

    她想了一会儿,咬着嘴角不说话了。

    “骤然见到那五十亩田,你心里难免伤心。不过怕我也是多此一举来劝你。叔婶儿这些疼爱,想必你也能想得明白,不过是白费几天的功夫罢了。”

    云舒见翠柳的脸色好看了很多,这才和声说道,“你受了委屈,你家里人必然知道。这心里知道你吃委屈,日后必然补偿你。至于你姐姐……你何必与她一般计较呢?”她拉着翠柳在僻静的地方低声说话,翠柳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那我去与我娘赔罪吧。”

    “母女哪儿有隔夜仇,哪儿有什么赔罪不赔罪的。只下回婶子见你的时候,你还和从前一样儿,婶子就知道你的心了。”

    云舒笑着说话,翠柳也急忙应了一声。

    “我只是想得不及你明白。”

    翠柳见云舒笑了笑没说什么,便不好意思地说道,“咱们一样儿的年纪,可是我却不及你懂事,不及你聪明。”

    “不是我比你聪明,只是遇到了我家那个爹与后娘,我都倒羡慕你有这样疼爱你,为你打算的爹娘。”云舒想到自己的那个无情的爹,苦笑了一声。

    她的出身翠柳也知道,见她有些伤感,又唯恐云舒再想起家中卖了她却不过是为了十两银子的事儿,因此急忙也捂住嘴不说话了。她们到底身上都有差事,因此也不敢耽误许久的时间,不过是说了一会儿话儿,见翠柳的心情好了,云舒这才放心地回了老太太的屋儿里。

    虽然说已经进了老太太的屋子,可是老太太面前八个一等丫鬟,又有八个二等丫鬟,个个儿水葱一样的伶俐人,哪里能叫云舒抢自己的活儿。

    因此云舒只去了后头和珍珠在一块儿给老太太做些针线。

    她一副木讷老实的样儿,又因年纪小没什么威胁,因此一等丫鬟对她偏爱几分,二等丫鬟也不把她当成威胁,倒也勉强在老太太的房中立足。

    这一回因老太太叫她绣两个新帕子,云舒就安安分分地绣着帕子。对面,珍珠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里拿着要给老太太做的一件外裳有些出神。

    她最近时常如此,有时哀怨,有时惝恍,有时甜蜜的,差事上都怠慢了下来,云舒知道这都是因唐三爷要成亲这事儿给闹的。

    她见珍珠又拿着衣裳出神,犹豫了一下,却不知自己该不该说。

    珍珠最近恍惚,老太太其实都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珍珠这是在因唐三爷动了春心,可是一个丫鬟,时常在主子面前出错,这已经是不应该。

    只是老太太一向温和慈爱,对这些在自己面前服侍了几年的丫鬟也有几分情分宽容,因此没说什么。

    可是就算是老太太宽容,这样疏忽也不应该。

    云舒想到珍珠的心思,心里叹气,到底明白琥珀为何用那种复杂的眼神去看珍珠。

    若唐三爷当真娶了宋王府的合乡郡主,这样身份高贵的妻子在唐国公府里一站。

    无论身份尊荣还是地位,珍珠一个丫鬟如何与一位郡主争得过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