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差事

    “这……莺儿不是年纪小嘛。”翡翠急忙说道。

    “她年纪小,你年纪也小?还不稳当的时候就往老太太的屋里领,打量叫老太太侍候你妹妹呢?”

    琥珀素日里虽然冷淡,却从不发作,只是没想到一发作就是与自己一般的大丫鬟,甚至翡翠竟不敢开口反驳。

    云舒就知道这件事不好,自己与翠柳撞见了大丫鬟间的争执,且自己抢了莺儿的风头,怕不知道翡翠与莺儿心里怎么嫉恨自己。不过都到了如今这地步,她也不得不抱紧琥珀的大腿。

    若是她失去琥珀的维护,那翡翠和莺儿恐怕就不是哼哼两嗓子的事儿了。

    “你去吧。别担心。”翠柳低声说道。

    云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孑然一身,怕什么。

    就算翡翠想要修理她,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能耐。

    她走到琥珀的面前,见琥珀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自己,似乎有点满意的样子,才听见琥珀说道,“你跟我进来。”

    她横了恨不能咬碎银牙的翡翠,眼底闪过莫名的讥诮,却只是在心底摇了摇头,对翡翠冷淡地说道,“这小丫头已经入了老太太的眼,若是日后叫我知道她有个什么好歹,我就拿你是问。”她是大丫鬟里的头儿,翡翠也不敢与她十分争吵,急忙说道,“再不敢的。”

    见她老实,云舒这才低低地松了一口气。

    “别怕。老太太不是难服侍的人。”琥珀推了云舒一把,把她推到了屋里去。云舒不明白为什么琥珀会突然提拔自己,毕竟自己从前与琥珀素无往来。若说琥珀有坏心眼儿,她冷眼瞧着琥珀这副清冷的样子也不像。

    不过能在老太太面前露脸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她顺势走进去,就见老太太正在闭目养神,没有听见外头的那一两句争执。见老太太闭着眼睛,云舒不敢高声,无声地走到了一旁,等待琥珀的吩咐。

    屋里还有个大丫鬟,正是昨日给老太太捶腿的那个,生得清秀可人,眉眼弯弯,见云舒进来,眼底闪过一抹惊喜。

    惊喜?

    云舒一愣,却见那大丫鬟对自己招了招手。

    “这个你会绣吗?”见老太太正靠着榻在歇息,这清秀的丫鬟名叫珍珠,拿着手里的一块儿绣帕对云舒问道。

    云舒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琥珀一眼,见琥珀并未多看自己,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便打叠起精神看了过去,见上头绣的是都是一些精致的绣纹,还有一些端庄持重的人用的花样儿,顿时稳了稳心,已经明白了什么,点头说道,“都还会一些。”她这样说,珍珠顿时脸上一喜,又急忙压住了眼角眉梢的喜色,轻声说道,“那你试试。”

    这绣帕已经绣了一块儿,云舒拿着针顺着这一块儿往下续了些,果然与之前的分不出什么不同。

    只是她年纪小,上午的时候又专注地编了许多的花结络子,此刻就有些精神不济。

    “已经很好了。小心坏了眼睛。”珍珠忙接过来,拿了一旁的茶给云舒喝。云舒想不明白,自己这明显是抢了这珍珠的活儿了。

    昨日听老太太说话的意思,珍珠仿佛掌管这屋儿里的还有府中老太太交待的一些绣活儿,按说这活儿十分轻省,又体面又干净,在老太太面前也得重用,应该不会有人让出来才是。

    且珍珠叫自己绣的都是老人家喜欢的花样儿,这说明是给老太太绣的。

    珍珠这是想把老太太的绣活儿让出来?

    身为大丫鬟,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傻了?

    她心里疑惑,却见珍珠的脸上已经闪动几分薄红,眼底多了几分潋滟憧憬,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格外柔软婉转。琥珀只远远地看着她,眼底露出几分伤感,却看了一眼正午睡的老太太不敢多说什么,走过来压住了云舒的肩膀平淡地说道,“你的绣活儿极好,这倒是叫人惊喜的事。日后你就跟着你珍珠姐姐绣老太太屋里的东西,茶水间的活儿……就卸下来。莺儿一个人也尽够了。”

    她这一开口就叫自己跟着大丫鬟做绣活儿,云舒自然是乐意的,只是犹豫一下说道,“姐姐是提拔我,我心里明白。只是我年纪小,手头儿不及姐姐们活泛,做得慢,恐耽搁了姐姐们的差事。”

    她虽然乐意做轻便的活儿,可是这绣活却费眼睛,小云的娘当年就因日夜做工,熬坏了眼睛几乎看不清东西。她自然十分注意这个,也唯恐叫自己的眼睛也熬坏了,若当真如此,那为了一点银钱还有轻便就坏了自己的眼睛才叫傻子呢。

    她这样谨慎,琥珀就哼了一声。

    “不过是叫你做些边角,不会大用你。你乐意,我还信不过你。”

    “你吓唬她做什么。”珍珠是个极温柔如水的女孩儿,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忙对云舒说道,“你琥珀姐姐吓唬你玩儿呢。你还小,我也不会十分用你。不过是,不过是……”

    她含糊了起来,清秀的脸上满是红润,这一副娇羞了几分的样子叫云舒心中有些茫然,正在这时候,就听见外头有些脚步声传来,之后房外传来了一声声娇滴滴的莺声燕语的请安的声音。

    “三爷。”

    这称呼一声声响起来,之后帘子被挑开,云舒就见门外走进来一个生得眉目俊秀,眼角眉梢带着几分多情风流的锦衣公子。

    他面上含笑,看起来十分平易近人,又似乎是个脾气很好的性子。此刻眼底带着几分薄红,面上还有些醉意,然而一双眼却已经清明了几分。他一走进来就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云舒的方向,云舒见他含着笑意直直地看过来,自己身边声响微动,再回头,且看见珍珠已经满面通红。

    她抬头羞答答地看了那青年公子一眼,又急忙转过了头去。

    唐三爷嘴角微微勾起,目光更加柔软,却已经收回了目光。

    云舒一愣,之后骤然明白了什么,生出了几分诧异。

    这位府中的探花三爷,与珍珠之间是……

    怨不得,怨不得珍珠急着要把老太太的绣活儿给让出来,只怕是心里已经动了与唐三爷天长地久的打算,因此在老太太的屋里已经待不住了。

    心若是都乱了,自然服侍老太太就不会十分用心了。

    想到这里,云舒不由心里有些复杂。

    她……昨天明明都听见唐国公夫人与老太太已经在谈唐三爷的婚事,若是婚事没有差错,怕就是要定下那位唐国公夫人口中的宋王府的合乡郡主。这样身份高贵的郡主要嫁给唐三爷,珍珠日后哪里有立锥之地?

    莫不是要去给唐三爷做妾侍?

    高贵的宗室郡主手底下讨生活能有什么好日子。她心里想着这些,可是却知道自己没资格对珍珠这样的大丫鬟说什么,见珍珠已经轻轻去唤老太太,云舒也不能做别的,只是垂头把珍珠放在一旁小凳子上的绣帕还有针线之物收拢起来,放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大大的竹匣里。

    见她眼底有活儿,知道收拾老太太屋里的东西,琥珀勾了勾嘴角,叫她跟自己去茶水间端茶。

    因唐三爷喜欢雨前龙井,因此云舒特别沏了新茶,捧在手里。

    “日后你就在老太太的屋里当差。虽然还是三等,不过日后老太太屋儿里别人有的,也都有你一份。”琥珀见她沏茶手底下纹丝不乱,茶水也不会飞溅出来,微微颔首,倒是对小小年纪就能把倒茶练得这样利落刮目相看。

    这倒茶看起来平常简单,仿佛所有人都会,可若是不出声,迅速,又不会飞溅出茶水,不会手抖倒得偏了,倒茶八分满,这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云舒答应了一声。

    她如今还是个小丫鬟,当然是大丫鬟说什么自己就做什么。等到了老太太的屋儿里,她见珍珠站在老太太的身后努力收敛脸上的神色,以免叫老太太看出端倪,心里又忍不住有点同情她。

    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老太太恐怕不知道她跟唐三爷的纠缠,还在与唐三爷带着几分兴致地提起婚事,自然也不会留意珍珠的神色。只是云舒试探地看了珍珠一眼,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茶壶。

    “我来吧。”果然,珍珠上前对云舒说道。

    她显然是不愿意错过与唐三爷相处的机会。

    哪怕只是倒茶时的那一点点片刻的亲近。

    云舒不会和她抢着在老太太面前干活儿,虽然珍珠是大丫鬟本不该再做这些事,不过还是把茶壶给了她。

    见她识趣,珍珠忍不住微笑起来,看了垂眸不语的琥珀一眼。

    这个小云倒的确是比平日里的莺儿明白些事儿。虽然说帮她们这些大丫鬟忙是不错,可是有的时候,有些事大丫鬟不乐意叫人接手的,莺儿也看不出她们的不悦,非要抢着帮着干了。

    珍珠之前就叫莺儿抢过一次给唐三爷倒水的机会,心里不悦,只是嘴上没说什么罢了。如今她将茶壶拿在手里,给老太太换了新茶,之后忍着心中的欢喜与柔情走到了唐三爷的面前。

    俊秀年轻的探花郎抬头,看了对面的美貌丫鬟一眼,眼底多了几分笑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