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金镯

    云舒倒是一愣。

    琥珀的目光却很快从那丫鬟的脸上转移开。

    “若是当真如此,倒是老三的福气。”

    作为国公府出身的探花,迎娶皇家郡主,这也是很好的婚事了。

    这样出身显赫的媳妇,就算是老太太也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见唐国公夫人笑着点头,她便指着她说道,“是谁的主意,我就托付给谁。难为你想着老三,我如今精神也短了,这些事就托给你。若是这婚事当真能成,我亲自谢你。”

    她对唐国公夫人十分信任的样子,唐国公夫人便笑着说道,“我这好管闲事的性子总是这样。只是何必老太太谢我。都是一家人,三弟若是能有好姻缘也是好的。”

    这家族之中的族人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唐三爷能高中探花,也是唐国公府的荣耀。

    唐国公夫人乐意为小叔子奔走,自然也是因喜欢锦上添花。

    与宋王府的郡主做妯娌,日后也是极体面的事。

    唐国公夫人想到若是与宋王府联姻,日后自己膝下的儿女也能与宋王府往来,眼底不由多了几分笑意。

    她对这婚事乐见其成,此刻与老太太贺喜,就忙着去管理家事,告辞而去。

    老太太此刻心情极好,只是想着儿子还不回来,因此十分急迫。

    云舒站在琥珀的身后,一时也没了主意。

    若是说起来,小丫鬟上了茶是不能留在老太太的面前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就算是从前莺儿时常侍奉,也不过是说着好听,大多只不过是跑腿儿而已。

    如今她这站在琥珀的身后一副不愿意出去的样子,总是看着不像话。

    不过在老太太面前她不能多说什么,安静地当壁花。倒是老太太身边正给她捶腿的那个清秀的丫鬟扬起了头来。

    她与琥珀穿戴都差不多,都是老太太面前得宠得信任的大丫鬟的样子,只是乌黑的发髻之中却插着一只十分鲜嫩的红花,越发显出了几分鲜艳,娇滴滴的。

    正是花一样儿的年纪,这丫鬟也生得跟花朵儿一样水灵秀气,白皙温婉。

    “奴婢还没有恭喜老太太,也没有恭喜三爷。十年寒窗,三爷如今也是修成正果了。”她笑着说道。

    “可不是。好好儿的勋贵子弟,天生的富贵荣华,偏他自己要强,日日苦读,看过的书不知多少,磨坏了的墨也不知多少。”老太太便叹气说道。

    这丫鬟水眸之中闪过一抹流光,仿佛含着几分欢喜,又似乎藏着几分倾慕,一边给老太太捶腿一边笑着说道,“可不是。大夫人说一举成名天下知,可是谁又知道三爷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呢?一遭台前显赫,后头的苦功不知多少。”

    她声音温柔,显然也是一个十分温柔的女子,老太太听了也忍不住点头,叫她起来不必再给自己捶腿,对她叮嘱说道,“如今老三已经中了探花,恐怕马上就要入朝为官。他的荷包还有鞋袜,你都要细细地准备好了。”

    “奴婢明白。”

    “你的针线出众,务必要在老三的这些针线上用心。”

    “是。”这丫鬟急忙应了。

    见她应了,老太太这才笑了,看了看天色,有些急了,只是因知道外头儿子高中一时是回不来的,就转头对琥珀说道,“叫厨房给做几样儿精致的菜色来,老三喜欢的那几样儿也都预备着。再温些酒,等着给老三用。”

    她一侧头跟琥珀说话,就看见琥珀身后站着的云舒,不由一愣笑着说道,“这是哪儿来的齐整的丫头,从前没有见过。”她待身边的丫鬟也都十分温煦,见云舒穿着的是三等丫鬟的服饰,叫到自己的面前来端详了一会儿说道,“瞧着眼生。你是哪房的。”

    “您没见过她。她也是前些时候补到咱们这儿的,叫小云。”琥珀看了云舒一眼,在老太太的耳边带着几分笑意说道,“是个极本分的。管着茶水间。就当真认真地管着。也不出来走动,是个实心眼儿的丫头。”

    她见云舒的小脸儿微红,因知道老太太一向是喜欢漂亮的女孩儿在自己面前服侍的,便对老太太说道,“她生得好看,我才在茶水间里看见她都一愣。只是是个钻牛角尖的,说一句做事,就不肯在外乱晃。人家都去领赏了,她倒还在茶水间里枯坐着。”

    “这倒是个眼底有活儿的。”老太太微微点头,带了几分喜欢。

    云舒却急忙给老太太福了福说道,“并不是实心眼儿。赏钱奴婢已经求了同屋的翠柳给领了,因不耐烦走动,因此……”

    “好了。小小的女孩儿,你能坐得住,倒是个沉稳能干的。”老太太见云舒穿着三等丫鬟的粗布衣裳,虽然身上全然没有半点首饰,一把头发也梳成了一个纹丝不乱的小小的发髻,头上没花儿没首饰的,倒不似素日里自己瞧见的那些喜欢打扮得花枝招展,瞧着不像样儿的丫鬟。

    且云舒不争不抢,神态平和,又不像是个喜欢抢别人的风头的性子,老太太微微点头说道,“难为了你。”

    “奴婢瞧她来了这院子这么久,都没有来老太太的屋儿里服侍过,因此带了她来。”

    “我这屋里也不叫许多人进来,若是那不知轻重的,只知道掐尖要强的,反倒乱了我的屋子。这丫头倒是懂事,你的眼光极好,日后多带带她。”

    老太太顿了顿,见云舒的身上什么首饰都没有,缓缓地说道,“今日是极喜庆的事。这丫头赶着老三的喜事儿来我这屋儿里,倒像是个报喜鸟。”她一边说一边几个大丫鬟都笑了,云舒的脸有些泛红,有些不安,却见琥珀已经直起身,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云舒便不再多说什么。

    “别的小丫头子我都见过,她反倒靠后了。只是她来得巧。你一会儿替我赏她。”老太太说道。

    “怎敢与老太太讨赏呢?”

    “赏的是你的吉利。这红衣裳穿得应景儿。”老太太今日喜气盈门,自然也喜欢身边的丫鬟喜庆,云舒今日穿了红衣,瞧着就似乎是在贺喜了。

    因见她喜欢,云舒便不再多说什么扫兴,与老太太谢过,叫琥珀招手给带到了一旁的侧屋里去。虽然说是侧间儿,可是这屋子不小,与云舒住的那大通铺的屋子都仿佛了。琥珀进了侧间就不再多看云舒一眼,仿佛刚在在老太太面前的笑意都是错觉似的。

    她径直走到了对面一个红木的架子上,从上头搬下来了一大个匣子,放在一旁的一个小桌子上,对云舒说道,“你过来。”

    云舒走到她的身边,见她从自己的荷包里摸出了一把精致的小钥匙,打开了这匣子的锁。

    云舒就知道琥珀在老太太屋里的位置了。

    这是能掌管老太太一部分财物的大丫鬟,在国公府中也算是位高权重了。

    琥珀却不知云舒正在心底对自己在老太太的面前有几分了然。脸色淡淡地打开了这个红木包金的匣子,翻开,顿时云舒只觉得眼前一片金光璀璨。

    待金光散去,面前的匣子里的珠宝首饰都露了出来。金簪戒指镯子还有珠链都纠缠在一块儿,虽然看起来样式寻常,不过却都是金银之物。她只觉得眼睛被刺得有点发疼,一旁的琥珀已经淡淡地说道,“老太太说要赏你,只是我不知你喜欢什么。你自己挑。”

    “姐姐随意赏我什么都是好的。”云舒没有想到唐国公府说是富贵,可是竟富贵显赫到这个地步,随意赏人的竟然都是金玉首饰,珠宝华彩。

    不说别的,只这其中的首饰全都是赤金,金子值钱,说不得一个最简陋的小金戒指都是她一个月的月钱了。

    虽然老太太说她是报喜鸟,想着赏赐自己,可是云舒却并没有想得到多少厚重的赏赐。

    她有些紧张,琥珀哼了一声,带了几分冷淡。

    “我不耐烦猜别人的心思。你自己挑吧。”她有些不悦,云舒自然是不敢冲撞自己的顶头上司的,犹豫了一下,才伸出细细白白的手指在这匣子里轻轻地翻找了起来。

    这匣子里大多都是金镶玉,金镶宝石,金镶珍珠,素面儿的首饰几乎没有。虽然都是赏人用的,然而无功不受禄,云舒到底挑了一只赤金红宝石的戒指,拿给琥珀看低声说道。“多谢姐姐让我自己挑。已经挑好了。”

    这枚戒指是匣子里最简单的一枚,虽然上头一颗小小的红宝石剔透晶莹值钱了些,可是却已经是云舒能挑出来的最不值钱的了。

    更何况红宝石又暗合今日老太太屋里的喜气,也勉强算是赏赐了一桩喜事。

    琥珀见她捧着这小小的细细的红宝石赤金戒指仰头看着自己,一双眼睛逆着窗外的阳光剔透干净,垂了垂眼睛,从里头又挑出了三枚差不多的宝石戒指塞进她的手里。

    想了想,她又皱了皱眉,把一个双龙抢珠的绞丝金镯子也丢给她。

    这镯子做工精巧,虽然是绞丝分量不重,可是金子却是实打实的,别的也就算了,只中间的那枚浑圆的珍珠润白细腻,就已经价值非凡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