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琥珀

    她心里正给自己鼓劲儿,就听见外头又传来了脚步声。

    之后,半开的青布帘子之后走出了一个十六七岁,脸色颇为冷淡的美貌女孩儿来。

    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春衫,头上插戴着一只小小的珍珠簪子与一只金步摇,虽然不是如何奢侈,可是瞧着却带着几分富贵的气象。

    云舒认得这是老太太身边一等大丫鬟琥珀,急忙起身给福了福,琥珀的脸色有些淡淡的,目光在茶水间扫过,见只有云舒一个,便问道,“莺儿呢?”

    她仿佛是寻莺儿,因莺儿在小丫鬟里头最鹤立鸡群,因此云舒心中了然,想了想才说道,“莺儿想到了自己还有些旁的差事,因此出去了。姐姐先等等,她一会儿就回来。”

    哪里是有差事,不过是去领赏去了。

    只是云舒一向不喜欢背地里说人闲话,因莺儿把手里的活儿都忘了只去领赏钱,这样的状她还告不出来。

    想必不过是领个赏钱,再吃些点心,一会儿也能回来了。

    “不了。”琥珀不动声色地看了云舒一眼,眼底多了几分温和。

    这府中的小丫鬟勾心斗角的更多些,素日里为了一点大丫鬟们的青睐,或者想要自己往上爬背地里说坏话儿的不知道多少。

    可是她都站在这儿抓住了莺儿不在屋里,这小丫鬟还知道给莺儿描补,到也勉强算是个好的。

    因云舒不肯说莺儿的坏话儿,此刻只是埋头整理自己的衣裳,琥珀慢慢地走到茶炉前看了看正滚烫的茶水,不动声色地说道,“瞧着你眼生,也是前些时候进来老太太院子的?怎么没有常见你。”

    老太太的院子里前些时候放出去一批到了年纪的丫鬟,因此才补了八个三等的小丫鬟进院子,本也是打着调教几年,日后慢慢提拔上来,免得她们这些大丫鬟被放出去以后老太太身边没有贴心服侍的人。

    这些小丫鬟平日里叽叽喳喳的,也时常围着她们这些能给老太太拿些主意的大丫鬟们转。

    只是琥珀却觉得自己瞧着云舒眼生,仿佛没有十分见过。

    “我粗粗笨笨的,不及别人懂得规矩,因此在学规矩,免得不小心冲撞了主子和姐姐们。”云舒只是上前,见琥珀垂头试了试茶炉上的茶水的温度,急忙问道,“姐姐是要喝茶吗?”

    她一抬头,琥珀垂目就看见了一张十分美丽的脸。这脸生得漂亮,小小年纪就称得上是眉目似画,拔尖儿的出众。只是见这张脸上有几分黯淡,似乎皮肤不怎么好,琥珀垂了垂眼角点头说道,“倒一壶雨前龙井。三爷一会儿回来,最喜欢这个。”

    这茶炉上今日就热着一壶雨前龙井,云舒倒了一些在一个青瓷茶壶里,又看了看琥珀。

    她手脚也十分麻利,且也不主动自作主张,也不显摆自己多么的伶俐,琥珀顿了顿,对她说道,“拿着。与我一块儿去老太太的屋儿里。”

    她这样的大丫鬟一向都不会动手做事的,平日里除了在老太太的面前奉承玩笑,给老太太解闷儿,也不过是做一些十分简单的活儿,说起来,过得比平民小户家的小姐还轻松自在。

    云舒的目光在琥珀白嫩的手指上一闪而过,听话地拿盘子端了茶水,跟着她就往老太太的屋里去。

    唐国公府的老太太乃是如今唐国公的亲娘,因唐国公孝顺,唐国公府显贵,因此满府的风流富贵,几乎全都汇聚在老太太的院子里。

    素日里丫鬟们除了乐意去服侍唐国公与唐国公夫人那一房之外,最愿意的就是来老太太的屋里侍奉。毕竟老太太是府中最年长的主子,说起来,从老太太院子里出来的丫鬟也格外体面些。

    不说各房都瞧着老太太给几分面子,就是老太太院子里的赏钱饮食起居一概也都是最好的,断然没有叫府里刻薄了老太太院子里的待遇的事。只是云舒没有想到,平日里只叫人传话儿,叫小丫鬟送茶水的大丫鬟竟然会亲自来了茶水间。

    不然,端了茶水往老太太面前露脸的事本该是莺儿的。

    莺儿要强,也一向都想要在她们这些小丫鬟里头做个尖儿,她也等闲不愿意为了一次两次露脸的机会就与莺儿争执。

    毕竟,她也算是看明白了。

    就算不露脸,可是凭她的年纪,就算是在老太太的院子里熬两年,熬得上头的一等二等的丫鬟都嫁了人,自己总能混上去。

    何必十分出众,反倒锋芒毕露,咄咄逼人呢?

    莺儿只怕也知道,自己总是掐尖儿要强的,在小丫鬟里虽然被人羡慕,可是非议她的其实也有不少。

    心里想着这些,云舒却只能心底叹了一口气,捧着茶盘就往老太太的屋里去了。她还是第一次进老太太的屋子里,一进门就嗅到了一股浅浅的暖风,熏得不知是什么香料,温和怡人,叫人心中顺畅。

    大大的花厅里摆放着高大的多宝格,上头的金玉盆景,瓷器花瓶都非常精美,冷眼瞧着就十分贵重。正中还有一个大大的香炉,仿佛是白玉雕琢,剔透晶莹,正飘着些香烟,两旁的红木雕花的椅子与小案都是八成新,最上首正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

    她在家里只穿着一件五福捧寿的家常衣裳,见琥珀进门,便微微颔首。

    云舒站在琥珀的身边,也给这位老人家福了福。

    这就是唐国公太夫人了。

    她一头白发,眼角都带着细密的纹路,看起来慈眉善目,颐养天年的样子。见琥珀进来便笑着问道,“府中可还在赏钱?”

    她今日春风得意,乃是因她的儿子,府中的三爷,唐国公的弟弟唐三爷高中了探花。这可是极难得的荣耀,不仅是唐国公府的喜事,也是满朝的盛事。

    见琥珀点头,她便笑着说道,“也不知你们三爷如今到哪儿了。”她这样开口,琥珀没有说话,只低声叫等着自己吩咐的云舒把这壶热茶送到老太太的身边去。

    倒是下方的一个穿得雍容的中年女子笑着说道,“探花郎跨马游街,此刻自然是十分欢喜的时候。只怕是在京城的街道上叫大姑娘小媳妇儿的掷荷包儿呢。”

    她顿了顿,见老太太笑得脸上的皱纹都多了些,便奉承笑道,“春风得意马蹄疾,这说的正是三弟。到底是母亲亲手养大,三弟这样出息,我们府中女眷往来,说出去也荣耀。只是如今正不知道该有怎样的好姑娘配得上咱们的探花郎呢。”

    “哪里就和你说的那样显赫了?不过是书读得好了些,前头还有状元,有榜眼呢。”老太太却笑着说道。

    “母亲这是谦虚了。若只论才学,状元与榜眼自然是好的。可若论起人品相貌,家世贵重,谁又比得上三弟?探花郎,探花郎,这正说的是品貌双全之人,也只有三弟当得了。”

    显然这中年贵妇知道老太太心里喜欢什么,好一通夸赞府中新出炉的探花,云舒只当自己没有听到,给老太太倒了茶便想要退下,横竖这些勋贵女眷,后宅之中的事与她一个小丫鬟也没什么关系。

    只是她才要推出去,却叫琥珀拉了一把。

    “跟着我。”她低声说道。

    云舒一愣,只是目光扫过脸色淡淡的琥珀,见她走到老太太的身边站着,只能也站在她的身后。

    “你说的倒是好听,到底是长嫂,你也是看着他长大的。长嫂如母,对他也十分照顾。只是如今我想到他的婚事就头疼。”

    老太太欢喜了一会儿,精神也好了许多,见下首神采飞扬,显然也十分得意家中出了一个探花的长媳唐国公夫人很喜悦的样子,便摇头说道,“他从小儿叫我给养得任性,婚事上也挑挑拣拣,如今又中了探花,只怕这婚事上还要磨人。”因想到幼子的婚事,老太太不免叹气,唐国公夫人却笑了。

    “您何必担心,若说从前三弟在府中读书,见过三弟的人不多也就算了。可是如今一举成名天下知,这一趟跨马游街,见了三弟风采的不知多少。”

    唐国公夫人见老太太面上似乎多了几分笑意,这才试探地说道,“不过也不必天下知。母亲,前些时候宋王府里透出话儿来。宋王妃膝下正有一位嫡女,今年十八岁,生得花容月貌,且早早就已经被封了郡主,这身份高贵,待人接物也都是极好的。宋王妃想着咱们国公府中富庶,且您待人慈爱,因此想着若是您觉得合适,不如叫三弟与人家郡主见一面。”

    “宋王府的合乡郡主?”老太太突然问道。

    “母亲也知道她?”

    “知道。一等一的爽利性子,只是因前些年执意给过世的老王爷守孝三年,因此婚事上耽搁了。虽然说出身王府,不过都说是个爽快的脾气。如今想想,还孝顺。”老太太笑着说道。

    她笑容里多了几分满意。

    “正是这话。是个干脆且孝顺懂事的,满宗室打听打听,谁不赞合乡郡主一声好呢?”唐国公夫人也忙笑着说道。

    云舒听着这婚事来来往往的,越发谨言慎行,只是不小心去看身边的琥珀,却见琥珀的目光正扫过了老太太面前正给老太太捶腿的一个温婉清秀的丫鬟。

    这丫鬟的脸苍白一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